第688章

曹振知道项子御是什么上古仙魔之体,所以眼下的情况,应该是,有上古之仙和上古之魔,想要霸占项子御的身体。

若是只有一个,项子御的身体必然会被对方霸占。

但是偏偏是一仙一魔,他们的力量还不分上下,所以,谁也无法霸占项子御的身体。

就这样,他们一直耗着。

甚至,当初项子御遇到一次次的危险,应该也是这上古之仙和上古之魔出手救下的项子御。

毕竟,他们在项子御体内,项子御死了,他们同样是要死的。

然后,到了现在,项子御就要突破成为圣者了,若是项子御成为圣者,恐怕他们都没有机会再得到项子御的身体了,所以,他们要联手灭杀项子御。

这也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项子御更是瞬间感觉到,自己的体内,两股不同的灵魂忽然出现,向他冲击而来。

“上古仙魔,别说是上古仙魔,即便是圣王来了,这是我的身体,那也是我说了算!”

项子御体内,无尽的不屈狂涌而起,他却是主动向着那两道灵魂轰击而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那汇聚的混沌之力,也向着曹振众人坠落而来。

而曹振的背后,巨大的盛世图录也完全展开。

他体内气息已是攀升到了极致,可他还在疯狂的催动着体内的气息,这一刻,他的身子似乎都要被撑爆开一般。

随着盛世图录完全展开,一瞬间,这一方世界似乎都变的不同起来。

似乎这整个大千世界,整个宇宙都浮现在了那图录之上。

澎湃、浩荡、似乎无穷无尽的盛世之力,更是将这一方世界所填满!

这一瞬间,所有修士的目光都落到了曹振,落到了他身后的盛世图录之上。

“这是什么力量?”

“感觉仿佛是这一座宇宙的力量都汇聚在一起了。”

“好奇怪的气量,这力量,不是虚空之力也不是时光之力,更不是混沌之力。”

“从未见到过这等力量,但是,这力量好恐怖的力量。”

这一刻,便是秘眼圣者都回头看去,眼中充满了惊色,这种力量,即便是身为触碰到圣王边缘的他,都感觉到了丝丝的威胁。

这个百峰仙君,还只是一个准圣,并不是圣者!

准圣,能够让触碰到圣王边缘的存在,感觉到危险,这未免太过恐怖了!

曹振望着落下的,那汇聚在一起的天劫之力,双手高高举起,似乎是托着整个天地一般,祭起盛世图录猛然砸下。

霎时间,似乎是这一座宇宙骤然飞出。

下一刻,盛世图录与天劫碰撞,一时间,轰然一声宛若整个宇宙都轰然崩塌的巨响声传来。

这一道声音之大,即便是四周的一众修士都是圣者的存在,此时也被震的双耳生痛。

人族大千世界的边缘地带,更是疯狂的晃动起来,虚空如玻璃一般破碎成一片一片。

似乎,这一方世界都承受不住,这两股力量碰撞的恐怖威能,完全崩塌!

曹振这一击,将所有的盛世之力尽数释放而出,可是,那汇聚在一起的天劫之力只是被抵挡住大半,力量却仍旧未曾消散。

剩余的力量仍旧给人一种,可以轻易摧毁这一方世界的错觉,力量轰击而下,盛世图录从中间骤然裂开,随之那力量尽数倾泻在曹振身上。

曹振的身体轰然炸裂开来,全身的骨骼、经脉在这一刻尽数断裂,他甚至感觉他的灵魂,似乎都被瞬间摧毁了一般,变的无比的微弱。

盛世图录的力量并不足以完全抵挡那混沌之力,虽然秘眼圣者三个已经挡住了大部分的力量,曹振又挡住了一部分力量,可还是有一道道恐怖的力量向着四周激荡而去。

那四座时光遗族的大教更是高大雄壮,首当其冲,便受到了这力量的冲击。

这四座大教,在之前的战斗之中,已是出现了无数的裂痕,之后虽然因为有秘眼圣者三个阻挡,让他们获得了喘息的时间,可以修复大教,但是那些时间,他们根本无法将大教完全修复。

在这汇聚在一片,宛若一片混沌的力量冲击下,一座座大教的山门轰然崩塌。

同时,那力量仍旧未曾消散,还是向着前方冲击而去。

忽然,就在下一刻,项子御的身形骤然飞起,却是主动迎向了那飞落而来的一片混沌。

“我说过,我是主角,我的身体,我做主!你们还想吞噬我?都给老子死!”

他发现,那仙魔单独一个的灵魂并没有他强大,但是,这仙魔联手之后,他的灵魂却是被对方压制的。

而如今,更是在无量杀劫威能最为恐怖的关键时刻。

若是,平日里,他倒是可以和这上古仙魔的灵魂慢慢的消耗,他相信,即便现在对方联手比他强,但是在他的身体之中消耗之下,他必然可以反败为胜。

可现在,他没有时间和这上古仙魔慢慢消耗,他要守护人族大千世界。

这是太师临死前的嘱托,太师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他也不能辜负了太师。

想要短时间内,击败这上古仙魔,最好的办法便是利用无量杀劫的攻击。

自己冲入其中,那上古仙魔的灵魂必然都会受到无量杀劫力量的轰击。

虽然自己也会受到轰击,但是,自己只是一个,他们可是两个,同样受到轰击的情况下,吃亏的是他们。

而自己,也必然可以挡住那力量的冲击。

上古仙魔似乎也明白了项子御的想法,一时间,项子御周身黑白虚影的光芒变的更盛,他们似乎是想要阻挡项子御,甚至是飞回去,可是现在,他们的身体毕竟是项子御的。

而且,那时光杀劫何等之快,下一刻,那种种汇聚在一起,仿佛是一片混沌一般的力量已是将项子御的身体完全包裹着。

瞬间功夫,项子御的身体轰然炸裂开来,同时,项子御周身,那黑白虚影更是在这力量冲击下,瞬间溃散。

这股力量从项子御身上碾压而过,威能看起来倒是也减弱了不少,而泠溪、言有蓉等人也纷纷出手,一时间,一道道攻击坠落在这先后被削弱了多次的力量之上。

终于,这股力量消失不见。

几乎是同一时间,远处,之前被困住的秘眼圣者,他的四周,那牢笼也消失不见。

下一刻,他起身,便向着外面急速飞去。

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不是眼下,这些东方修士的对手。

唯有先逃走,然后找机会慢慢的恢复。

只是,想要恢复,恐怕也不能来东方修仙界掠夺资源了。东方的这些修士,尤其是那人族的修士实在太恐怖了。

他一直知道镇仙圣者的存在,他们这一方宇宙的,四位触碰到圣王边缘的存在,是互相知道对方存在的。

但是他们却从未直接交过手,却也不知道对方的强弱。

但是这一次,无量杀劫,他却是可以确定,人族的镇仙绝对是他们四个之中最强的一个。

虽然说,如今镇仙死了,但是,人族之中又诞生了一个触碰到圣王边缘的修士。

在对方成为圣王的刹那,他便感觉到,对方触碰到了圣王的边缘,甚至都可以说,那触碰到的不是圣王的边缘,而是圣王的中央。

那个号称古今第一阴阳仙王的人族修士已经是圣王了,而且,这个家伙,冲入无量杀劫之中,更是直接通过无量杀劫,灭杀了那上古仙魔。

如今,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只属于他自己了。

等自己恢复过来,对方必然也恢复过来了。

虽然,对方才刚刚突破成为圣者,但是他却无比的确定,他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

所以,到时候想要掠夺资源,必须要去别的宇宙才行。

众人望着急速逃走的秘眼圣者,却也没有去追,对方的速度太快了,他们反应过来再去追已经来不及了。

况且,即便对方已经受到重创,他们单独一个人追上对方,还真不见得是对方的对手,毕竟,那是触碰到圣王边缘的存在。

随着曹振和项子御的先后阻挡,剩余的天劫之力,虽然冲入人族的世界之中,却并未造成太大的冲击。

而众人也纷纷飞到了曹振和项子御身侧。

“快,先带着师父和项子御回去治疗伤势。”

“我们先走。”

百峰教的众人没有再去管此处的上古人族,还有那些留下来的时光遗族的修士,而是迅速带着曹振和项子御,向着百峰教的方向飞去。

方才那一波天劫,结束之后,第一波的无量杀劫也随之结束。

明明,如今已经没有了危险,可是丈界圣者等修士看着眼前支离破碎的世界,一个个仍旧脸色沉重。

“这还只是第一波的攻击?还有第二波攻击?”

“第一波攻击,是有三个圣者帮我们挡住攻击,那第二波更加强大的攻击如何挡住?”

“之前那个古今第一阴阳仙王突破成为圣者了,不知道他是否达到了圣王的战力,若是他成就了圣王,我们还有机会挡住。”

“圣王?”一直甚少出声的一位教主闻声,却是轻轻摇了摇头道,“他突破之后的确极强,但是距离圣王还有差距。

我之前,曾经遇到过一位,无限接近圣王的存在,他在突破之后,瞬间流露出来的气息,距离那一位无限接近圣王的存在,都要差一些。

他并不是圣王。”

地时教主闻声也是轻轻叹一声,他之前看到古今第一阴阳仙王所展露出来的力量之后,曾经以为对方突破之后,会成为圣王。

结果,还是不够。

“那么,这位古今第一阴阳仙王,以他如今的实力……”有一个修士刚刚想要问,对方能不能挡住第二波的无量杀劫,可是他话都没有问出口,自己却是摇起头来。

只是第一波无量杀劫最后时候的威能,那古今第一阴阳仙王恐怕都无法挡住,那第二波必然会更加的恐怖。

他们虽然不知道第二波无量杀劫会有多强,但是从镇仙圣者,从秘眼圣者等触碰到圣王边缘的强者们的交谈中也能够想到,第二波无量杀劫会比第一波无量杀劫强大无数倍。

只是一个古今第一阴阳仙王是无法挡住的。

“那么,就是不知道,那古今第一阴阳仙王能不能突破成为圣王了。”一位时光遗族的修士长长叹息一声,他这个时候,已经不去想其他的,去想以后了,他所想的,唯有挡住第二波无量杀劫。

“难。”之前开口的那位教主叹息一声道,“当初,我遇到过的那位无限接近圣王的存在,他说,他大道那等程度已是有两万年的时间,他感觉,他有数次感觉,他随时都能够突破成为圣王,但是,每当他有那等感觉的时候,当他觉得他在突破的时候,当他感觉他已经迈出最后一步的时候,他却是发现,他距离成为圣王还有极其遥远的距离。

那是一种无比怪异的感觉,他明明确定,他无限接近成为圣王,可是,他就是无法成为圣王,甚至会感觉距离圣王极其的遥远。

那位强大的存在,甚至说过,当然,那也只是他自己所认为的,他认为,想要成为圣王,唯有突破之后,梨珂成就圣王,都则的话,圣者是永远无法成为圣王的,唯有准圣可以成就圣王。”

“准圣才能成为圣王?”

一众修士虽然都是无比强大的存在,可他们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似乎之前那几个,触碰到圣王边界的存在,也没有说这种话。”

“但是,触碰到圣王边际,也不如他强大,那可是无限接近成为圣王的存在。所以,他的感觉可能没有错。”

“该死的,都怪那两个突然出现的虚影,倘若不是那两道虚影,或许古今第一阴阳仙王是能够成就圣王的。”

“没有,那两道虚影,他也不见得能够成为圣王的。”

“现在,再说这些也没有任何用了。他或许已经错过了机会,而我们,更是也不会有机会,当然,即便圣者能够成为圣王,我们也不会有机会的。”

“若是,只有那些准圣才能够突破成为圣王。”

“若是如此的话……百峰仙君!”

一众修士瞬间反应过来。

“唯有百峰仙君了!”

“对,这样说来,似乎很有可能,那百峰仙君在准圣之中,却如此强大。

尤其是他最后施展出来的力量,那等力量,恐怕我们在场的没有任何一个修士可以挡住他。

一位准圣,却比我们这么多圣者都要强,恐怕也唯有触碰到圣王边界的那些存在才能压过他,这太不正常了。

正常情况下,他应该早已突破成为圣者才是。他之所以,这么难以突破圣者,很以后可能便是,他突破之后,便会成为圣王!”

“对,这样说来,的确是极有可能!”

“之前百峰仙君可是受伤了,不知道他如今伤势如何了。”

“走,我等去看看,他是最大的希望了。”

“对,我们大教还是有一些疗伤圣药的。”

一众修士简单的商量过后,纷纷向着百峰教的方向飞去。

一路上,他们看得出来,虽然他们已经在人族大千世界的最外围阻拦无量杀劫了,可是无量杀劫的力量还是进入了人族大千世界之中,到处可以看到龟裂的裂谷,看到倒塌的山岳,看到干涸的湖泊。

他们也没有去管如今人族的世界如何,而是直接飞到了百峰教的山门外。

百峰教作为顶尖的高手虽然都到了人族边界去守卫人族,但是他们还是有着一部分高手,可以维持守山大阵的运转,百峰教的山门倒是没有收到什么影响。

山门之上,一位位守护在此处的弟子,突然间看到有如此之多的修士飞来,连忙回去禀报。

梨珂才刚刚将曹振带回四宝峰安顿下来,此时,听到弟子的禀报,迅速来到山门之外,看着眼前的一个个他们这一方宇宙之中顶尖的高手,语气生硬道:“你们,来我们百峰教有何事?”

一众修士的目光顿时落到了丈界圣者的身上,毕竟丈界圣者也是人族,自然是由他来说了。

丈界圣者也没有在意梨珂的态度,而是一拱手,面露担忧之色道:“道友,我们看到百峰教主受伤,我们也非常担心百峰教主的安危。

而且,我们身上还是有一些疗伤仙丹的。

毕竟我们一族,存在的时间比较久,留下的仙丹也有一些。

而另外几座大教,他们存在的时间也无比久远,他们穿梭时空,得到的仙丹也不少。

我们前来,也是想要看看,能不能榜上忙?”

说着,他似乎是担心梨珂不相信他,还补充道:“道友,虽然之前我们有过一些冲突,但是,如今大家都是一体的,若是无法挡住那无量杀劫,我们全部都死。

我们也希望百峰教主能够快些恢复好,毕竟,百峰教主的实力大家都看得到,而且,百峰教主或许也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

“什么意思?”梨珂眉头轻轻皱了皱。

“是这样的,百峰教主或许是最有可能成为圣王者了。”丈界圣者说出了他们得到,还没有证实的消息。

梨珂顿时明白过来,所以,这些修士,是将希望都寄托在了自己的夫君身上,如今,面对必然会到来的第二波无量杀劫,他们为了活命,也准备全部拿出他们的丹药了。

虽然说,曹振本身便擅长炼丹,而羿生的大部分时间也都在炼丹,但是多一些选择总是错不了。

可,曹振如今的状态真的太差了,她从未见到过状态那么差的曹振,所以,这些修士说有丹药,他还是将这一众修士带入百峰教。

虽然相信这些修士应该不会害曹振,可她还是让羿生都检查了一下丹药,在羿生再三确定丹药没有问题之后,这才给曹振,以及项子御服用下丹药。

除了曹振,如今的项子御同样的虚弱。

只是项子御看起来更像是肉体上的伤害,而曹振却一直都是在昏迷之中,似乎他的灵魂都受到了重创。

曹振从未如此虚弱过,他能够模糊的听到众人在他的耳边谈话,他也都能够感觉到,梨珂、闭月她们一直都守在身旁。

可是他却发现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甚至连眼睛都无法睁开,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眼皮如此的沉重。

他更是发现自己的灵魂前所未有的渺小和虚弱,似乎,他的整个灵魂都被湮灭。

他甚至有一种感觉,他的灵魂,其实乃是融合两个不同的灵魂,一个是如今这具身体原本主人的灵魂另外一个灵魂,是属于他自己的灵魂。

所以,他的灵魂也更加的强大。

这一次,倘若他只有一个灵魂,必定会被完全灭杀。

而这一次,他的灵魂受到如此重创,更不是因为,那无量杀劫的力量,似乎是受到盛世图录的影响。

盛世图录?

那分明是自己施展的攻击,为什么会反噬自己?

因为自己释放的力量太强?

以前自己也全力,甚至超负荷的释放过盛世图录的力量,也没有如此这般。

那盛世图录,为何会反噬自己?

而且还是直接反噬的灵魂。

自己在释放出盛世图录之后,甚至有一种感觉,盛世图录,不想与无量杀劫的力量为敌。

曹振,忽然间想到了一个问题,盛世图录的范围一直在变大,但是无论盛世图录的范围再大,即便能够覆盖到整个寰宇,那是整个寰宇的声势。

那么寰宇是有统治者的,再小的一些,自己这一方宇宙也有统治者,便是这一方宇宙的天地之道。

盛世图录,再过盛世,也是天地之道的盛世。

他们之间,必然有着联系。

这一瞬间,他忽然间想到了许多虚弱。

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灵魂也开始慢慢的恢复,身体也在恢复,只是这个恢复的速度非常之慢,慢到丈界圣者他们知道曹振恢复的速度都担心起来。

这等恢复速度,别说百峰县局你能不能突破成为圣者了,他们甚至怀疑,第二次无量杀劫到来的时候,曹振都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

倒是,项子御恢复的更快。

项子御当日冲入无量杀劫之中,却是凭借无量杀劫,将上古仙魔彻底灭杀,他受到的更多是肉身的伤害。

就在项子御刚刚恢复不久。

人族所在的宇宙之中,三道身影降临。

“嗯?这一方世界的修士,近乎尽数死去。”

“没有修士?但是也没有资源?”

“此处的修士全部被无量杀劫灭杀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是资源呢?那些资源是会留下的,现在此处没有了资源,只有一个可能,第一波无量杀劫结束之后,这一方世界还有修士活着,并且带走了所有资源。”

“继续寻找!”

三个修士很快飞起,向着其他地方搜索而去,这并不是他们来的第一座宇宙了,这是他们飞来的第二座宇宙,至于他们之前所进入的那一座宇宙之中,有两位触碰到了圣王边缘的存在,而且,对方也直言,他们还有两位触碰到圣王边缘的存在,只是那两位外出掠夺资源去了。

那两个飞走的圣王倒是没有什么,关键是剩下的两个圣王,他们三对二能够占据优势,可是获胜他们也要付出不少代价,他们才刚刚苏醒,不想和对方硬拼,所以离开寻找另外一处地方,飞到了这一方宇宙之中。

这三位圣者飞过一座座世界,看到的却都是一片的荒凉,那些世界没有任何的生命,也没有一点的资源。

终于,他们在这一方宇宙飞了近乎一天的时间之后,看到了一个拥有生命的世界。

飞入这一方世界中,顿时,他们的目光变的无比的怪异。

“奇怪,这一方世界,怎么会受损如此之小。”

“而且,这一方世界,竟然还有这么多修士,不对,不止是修士,还有那么多没有修为的生命。那可是无量杀劫,这些没有修为的生命怎么会活下来的?”

“总不能是他们的强者,直接在边缘守护了无量杀劫吧,那不是疯了吗?”

“找一个修士,探查一下他的灵魂便是。”

三个修士正说着,忽然间,虚空之中,一道身影急速飞落而来。

项子御的伤势才刚刚恢复没多久,便感受到了三道进入他们这一方世界的陌生气息。

他并未将消息告诉给任何人,只是一个人便飞了过来。

“你们三个想来是其他宇宙苏醒的,触碰到圣王边缘的圣者吧。”

三个修士看着忽然飞来的这道身影,目光顿时变的凝重起来,这一方宇宙的强者来了,而且,应该也是和他们一样,触碰到了圣王边缘的修士。

这等保存如此完好的世界,必然会有触碰到圣王边缘的修士的,甚至不可能是一个。

恐怕,这一方宇宙,也不好掠夺资源了。

他们对视一眼,刚刚想要开口,对方的话音再次响了起来。

“你们飞入我们的世界,是想要掠夺我们的资源吧,想抢,那便凭本事来吧。”

项子御的话音落下,已是瞬间出现在对方一个修士的面前,手中短棍同时挥出,向着对方的面门砸下。

这一棍落下,甚至连风声都没有带起,可是速度却速度比光都要看快,瞬间便出现在对方的面门前方。

对面的修士,完全没有想到,对方只有一个修士,甚至不给他们开口说话的机会,直接便动手了。

匆忙之间,他的身子急速后退,同时手中一柄利剑浮现,迎着对方的方向,同样一剑刺出。

这一剑看起来,同样没有任何的仙气外泄,更没有恐怖的威势。

下一刻,他的利剑与对方的短棍碰撞在一起,随之一声脆响传出,瞬间,他却是感觉一股恐怖无双的力量沿着长剑袭来,这力量之强,更是震的他虎口猛然一痛,随之整条手臂,都变的酸麻不已。

这……

这个修士,怎么会有如此之强的力量,这绝不是触碰到圣王边际的力量,这是触碰到了圣王中间程度的力量!

不,甚至还要更强!

他感受着体内气血的疯狂翻涌,眼中不由的露出一道惧意。

这一方世界还有如此强大的存在!

虽然他们是三个修士,可即便他们三个联手,也不会是如此一位存在的对手。

逃!

只是刚刚交手瞬间,他便想到了逃。

可是,对方显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对方,那一根短棍再次砸落下来。

这一棍的速度之快,他手中的利剑甚至险些没有挡住这一棍。

而他的一侧,另外两位随着他飞来的修士,在看到他们交手之后,甚至都没有出手帮忙,而是转身便向着远处飞去。

很明显了,这个世界的修士无比强大。

而且,这一方世界能够保留的如此之好,甚至还有不少不是修士的生命存在,那可不是这么一个修士就能够做到的。

这一方世界必然还有更加强大的修士。

只是这一个修士,他们便不是对方的对手,若是对方更强的修士前来呢?

到时候他们想要逃,恐怕都逃不了了。

所以,他们没有犹豫第一时间选择了逃跑。

至于他们的同伴,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项子御望着逃走的两个修士却是急切起来,好不容易他的身体恢复了过来,刚想要找几个强一些的修士战斗一下,正好来了这么三个。

结果,战斗才刚刚开始,这三个家伙便要走,那怎么行。

项子御身形一闪,直接拦住这两个正要逃走的修士。

结果,他去拦截这两个修士,方才和他交手的那个修士却是没有犹豫的立刻向着远处逃去。

这三个修士,不管他去拦截谁,另外两个根本就没有一点救援的意思,都会第一时间选择逃走。

而且,这三个修士,逃走的道路还是不同的。

项子御也没有办法,只能留下一对方一个修士。

然后,他却是有些郁闷的发现,对方真的太弱了。

之前,他还是准圣的时候,距离这些触碰到圣王边缘的修士,还有极大的差距,但是当他突破成为圣者之后,对方在他的眼中实在太弱了。

“真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

他现在,就想去别宇宙,去找那些触碰到圣王边缘的修士战斗,最好是找到,那等无限接近圣王的修士。

可是他知道,他现在真的不能走。

他们这一方世界,如今除了他之外,根本没有一个触碰到圣王边缘的修士,他若是走了,谁来守护这一方世界。

他只能留在这里,然后等待那些强者进入他们的宇宙掠夺。

其他宇宙的修士,巴不得其他的强者不要发现他们的宇宙,他倒好,他是天天期盼着,其他宇宙的强者进入他们这一方宇宙。

但是,整个寰宇实在太大了,那些遥远宇宙的强者抢夺资源,也不会进入更远的宇宙。

附近宇宙的修士,倒是先后来到过他们所在的宇宙,然后被他打败之后。

附近宇宙的修士,也都知道,这一方宇宙有顶尖的强者,也不再入侵人族所在的宇宙。

项子御一时间根本没有了对手,他甚至还进入了西方修仙界。

毕竟,他当初可是看到,西方修仙界的秘眼圣者逃走了。

结果,西方修仙界此时也是一片荒凉,根本看不到一点的生命存在。

应该是,秘眼圣者当初被困在他们人族大千世界外面,西方修仙界没有了最强的存在,根本无法阻挡无量杀劫,所以那些触手族尽数死去。

至于秘眼圣者,也有可能是害怕,所以逃走了。

西方修仙界,地底深处,秘眼圣者感受到离开的项子御,轻轻吁出一口气来,他并未逃离进入其他的宇宙。

进入其他宇宙,虽然能够躲过人族的修士,但是,那无量杀劫呢?

无法躲过无量杀劫,他一样要死。

还不如留在这一方宇宙级之中。

虽然说,留在他们这一方宇宙之中,不见得也能够挡住无量杀劫,但是至少还有一些机会的。

他承认,他被镇仙圣者给算计了。

而且,镇仙圣者也的确比他强。

那么强的镇仙圣者都会选择牺牲自我,给这些人族的修士争取时间,他为何不能相信镇仙圣者的判断呢?

而且,他当时也看到了人族的那两个家伙所展露出来的战力,其中古今第一阴阳仙王已是突破了。

而百峰仙君虽然没有突破,却也更加的恐怖。

若是百峰仙君突破成为圣者,真的是有可能成为圣王的,那百峰仙君便有机会灭杀天地之道。

只要百峰仙君灭杀了天地之道,等整个寰宇的无量杀劫都结束,他便可以再逃离这一方宇宙。

这便是他的算计。

关键是,先挡住无量杀劫。

但是,他们这一方修仙界,只有他一个修士,无量杀劫更大的力量是去摧毁人族的世界,攻击他的无量杀劫的力量不会那么强的。

他现在所需要做的便是休养,尽快恢复。

他在恢复,而东方修仙界的一众修士也都在恢复着,或是加固自己大教的大阵,或是恢复伤势。

曹振的伤势,也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只是,他一直没有出关,而是闭了死关,隐隐约,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却又一直无法迈出那最后的一步。

不知不觉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忽然,一股恐怖的威压降临这一方世界。

霎时间,曹振明显的感觉到,整个百峰教都疯狂的晃动起来,远处的大地更是不断的碎裂,浩劫降临!

是第二波的无量杀劫!

曹振瞬间从洞府之中飞出,向着人族大千世界的边界飞去。

以他如今的修为,只是转眼间的功夫已是出现在边界处。

而他的视线中,无边无尽的天劫已经是浮现,这些天劫汇聚在一起,宛若一片法术之海,又似乎是一片混沌,压落下来,覆盖面积之大,将整个人族的大千世界都完全包裹了进去。

之前,第一波无量杀劫最后时刻,便是这等一片混沌的攻击,而这第二次无量杀劫才刚刚开始,便是这等恐怖的攻击。

人族大千世界最前方,百峰教的众人,一众上古人族,还有那些时光遗族,所有的强者体内的气息都攀升到了极致,迎着坠落的无量杀劫,释放出他们最为强大的攻击。

一时间,一道道法术轰然射出。

即便一众修士之中,实力最弱的都是圣者,可他们的攻击坠落,轰击在那无量杀劫之上,却仿佛是落入疯狂燃烧的火焰之中的水滴一般,被瞬间吞噬,消散。

而那无量杀劫甚至看起来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继续向前席卷而来。

忽然,项子迎着这似乎可以轻易将一方大千世界都摧毁成飞积分的混沌直冲而去,同时,他手中短棍,猛然砸下。

他这一棍砸下,虽然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威势,仿佛就是一个没有任何法力和仙气的普通的凡人,向着前方捅了一棍子。

可是这一棍子落下之后,前方那汹涌而来饿的混沌却是被瞬间破开。

向着四周倒退而去,可是,这混沌却仿佛是无边无际一般,后方的混沌汹涌而至,冲击之下,却是将这些倒退的混沌再次反向冲了回来。

而项子御四周,其余的混沌也向他席卷而来,汹涌之下甚至形成一个巨大的混沌旋涡。

这些混沌的力量挤压之下,只是瞬间功夫,项子御便感觉的到,自己似乎是要生生挤爆开来。

他在成为圣者之后,肉身也比之前强大了许多,可只是瞬间,他的肉身便尽数裂开,一道道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

项子御感受着那汹涌而来的力量,整个人的战意却是越发浓郁,无尽战意冲天而起。

无量杀劫又如何?

唯有圣王才能灭杀天地之道,打破无量杀劫?

唯有突破成为圣者时,才有机会成为圣王?

突破成为圣者之后,再修炼也无法成为圣王?

那自己便打破这一规则!

其他修士无法做到的,自己自然能够做到,因为,自己乃是真正的主角!

项子御明明已是受伤,可是这一刻,他的气息却是急速攀升起来,隐隐约他的气息似乎都要冲破某种桎梏,冲破某个枷锁。

便是四周的旋涡都受到影响,似乎要停止旋转一般。

可是下一刻,虚空之中,又是一片混沌坠落而下,这一片混沌看起来比之前的混沌更加的浓郁。

隐隐约,这一片新落下的混沌,更是如同一尊修士一般,人形的修士。

天地之道!

这是这一方宇宙的天地之道。

项子御,眼中骤然露出一道决然之色。

这绝对是天地之道,但是他能够感觉到,这天地之道,比寻常时刻的天地之道还要更强。

他也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感觉,但是他相信他自己的感觉。

即便是圣王,也无法杀死如今的天地之道,因为如今的天地之道,还得到了整个寰宇的加成!

所以,天地之道才会出现,同时,天地之道想要让无量杀劫更加强大,也必须出现,否则的话,天地之道不出现,只是之前那无量杀劫的力量都足灭杀!

他更是知道,如今的他,在这天地之道降临之后,在这天地之道的力量下,下一刻便会溃散,便会消亡。

他真的还没有突破成为圣王,他也能够感觉到,他与天地之道的差距。

可就算有差距又如何?

那他也要在搏一次,哪怕是用生命去搏!

既然都要死,他,项子御也绝不会被杀死!

项子御的气息却是再次攀升起来,下一刻,他体内的气息,在攀升到极致之后,却是轰然爆开。

既然要死,那他选择自爆,他要和这天地之道同归于尽!

在他身体爆开的一瞬间,他似乎是冲破了某种桎梏,冲破了某种枷锁。

这一刻,他似乎成就圣王!

可是同时,他的身体轰然炸裂开来。

他在很久之前,便做到了力量内敛,可是这一声爆炸威能之强,却是震的整个世界都疯狂的翻转起来,飞来的混沌之气都被震的向着四周退散而去。

远处,一个个圣者的存在,在这爆炸的巨响声中,甚至都被震的几乎晕倒过去。

这一方宇宙在这一刻都疯狂的晃动起来。

那力量更是直冲着那人形的混沌之力狂涌而去,仿佛是一柄短棍一般,直插在这混沌之力中。

霎时间,混沌之力疯狂的波动起来,这最外围的混沌之力甚至开始溃散,露出了里面的躯体,一个缩小的宇宙,是他们这一方宇宙。

这是,天地之道真实的样子?

“项子御!”

“师弟!”

“三师兄!”

一切来的太快了,项子御轰然自爆之后,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感受着虚空之中完全消散的项子御气息,百峰教的众人更是瞬间悲怒到了极点。

一直以来都是他们的师父和太师守护人族,但是很多时候,项子御也一直在守护着人族。

虽然他们一直说,项子御脑子有问题。

可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项子御是他们之中,最为天才的一个。

有些时候,他们真的会觉得,项子御是比他们的师父还要天才得,甚至认为,有一天项子御可能会超过他们的师父,超过太师。

后来,项子御一次次面临危险,面临绝境全部都活了下来,他们甚至开始认为,项子御不会死去,认为项子御无论遇到什么危险都能够活下来。

可现在,项子御竟然自爆了!

后方,丈界圣者等一众修士,看着自爆的项子御也懵了。

他们一方最为强大的修士,竟然就这样自爆了。

他们也感受到了,项子御在自爆的瞬间,所散发的那恐怖气息。

项子御,在自爆的瞬间,突破成为了圣王!

可即便是如此,项子御自爆仍旧没有轰破那天地之道。

这……

一位圣王都无法灭杀天地之道吗?

他们难道注定都要死去?

再远处,曹振刚刚感到,看到轰然自爆的项子御,整个人几乎在瞬间崩溃,项子御这是他最早的四个徒弟的一个,是和他一起生活了无尽岁月的弟子。

如今,他这个最强的弟子,竟然在他的面前自爆开来,成为他的弟子之中,第一个死去的弟子!

他身为师父,却没有保护好弟子!

忽然,下一刻,一股股恐怖的气息从前方爆发。

泠溪、言有蓉、北言、羿生……

他的一个个弟子,还有梨珂、闭月,她们的气息都疯狂的激荡起来。

她们也要自爆!

既然项子御能够选择自爆,守护他们这一方世界,那她们也可以!

“都住手!”

曹振感受着泠溪等人气息的变化,整个人,在这一刻,似乎都陷入疯狂之中。

他的一个弟子已经自爆了,牺牲在他的面前,是为了人族而自爆!

现在,他绝对不允许他剩下的弟子,再为了人族而死去!

他可是她们的师父,她们的丈夫!

他更是整个人族的族长,所有的人族,都以他为荣,所有的人族都尊重他,甚至为他立下了一尊尊的雕像,建造一座座的庙宇!

这种时刻,要守卫人族,要牺牲,也是由他而来,而不是他的弟子和他的妻子!

还有太师,当初太师牺牲,是想要让项子御来拯救人族吗?

那个时候更强的人是自己,太师是想让自己来拯救人族。

结果,却是项子御冲到了前面。

自己……

自己虽然强,可自己一直以来,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却总是认为,自己并不是那等最为绝世的天骄。

自己是一个作弊者。

倘若没有中华云,自己只会是一个普通的修士,甚至连地仙境都无法达到。

自己不像自己的妻子和自己的弟子那样是真正的天骄!

自己的内心深处,其实一直在躲避的!

可现在,自己还要躲避?

自己还要怯懦?

还要看着自己的妻子和自己的弟子一个个死在自己面前,然后让着无量杀劫将自己的孩子,自己的亲人,将百峰教的弟子,将整个人族,整个宇宙都毁灭?

自己还要等待到什么时候!

曹振整个人的道心在这一刻,却是猛然变化!

下一刻,他骤然冲出,冲到了众人的身前,冲到了那天地之道的面前。

随之,他的背后,盛世图录浮现而出。

“是那神秘的力量!”

“百峰教主!”

“好强的气息,虽然他现在还是准圣,但是我感觉,他隐隐约似乎是要突破了!”

“不知道百峰教主能不能突破!”

“若是百峰教主突破,是有可能成就圣王,我们是有可能活下来的。”

“他现在虽然是准圣,可我却感觉,他的力量一点也不比那些触摸到圣王边界的强者弱,再配上他身后那图录的恐怖力量,或许可以与那天地之道一战!”

丈界圣者等一个个修士的目光尽数落到了最前方的曹振身上。

可是下一刻,他们却是骤然瞪大了双目。

曹振的背后,那散发着无穷无尽,似乎蕴含着他们这整个宇宙力量的图录却是骤然破碎开来。

“他……他要做什么?”

“那力量也是一点也不比他自己的力量弱,甚至比他的力量还要强大,那是他对抗天地之道最大的资本,他怎么将那力量摧毁了?”

“他的气息,他的气息在急速减弱!”

“那图录已是与他紧紧融合在一起,他这等于是自斩一刀!百峰仙君疯了吗?”

一个个修士满是不解的瞪大了双目。

便是梨珂、泠溪等人,也满是不解的看向了曹振。

曹振在自己摧毁盛世图录的瞬间,自己也是瞬间受到反噬,他获得了盛世图录的时间太久了,盛世图录一直也是他最后的依仗。

那同样也是他最后的怯懦。

他之前灵魂受到反噬,便感觉到盛世图录有问题,但是他仍旧没有第一时间摧毁盛世图录,有因为他的身体没有完全恢复的原因,也有他想要将之当作最后的依仗的缘故。

但是,他在看到项子御自爆,在看到自己的弟子和自己的妻子也想要自爆之后。

他终于迈出了最后一步,终于将自己心中最后的怯懦给斩断,斩断了这盛世图录。

就在盛世图录碎裂的瞬间,他整个人在这瞬间似乎完成了升华。

四周,无尽的时光之力和虚空之力向他汇聚而去,他所在的一方时空似乎都发生了变化,他整个人也变的虚幻和不真实起来。

似乎他是站在这一方世界,站在她们的面前,可又给他们一种,他并不是这一方世界的人,并不是这一方时空的人的错觉。

而四周,那向着人族大千世界涌去的混沌之力也不再向前汹涌,而是围绕着曹振开始旋转起来,不是要灭杀曹振,似乎是在认同曹振。

“这是……圣王!”

“他成就圣王了!”

“我们有希望了!”

后方,众人一个个瞬间瞪大双目,看着曹振的眼中尽是一片期盼之色。

“不对,你们看那天地之道,天地之道似乎出现了一丝丝的破损!”

“没错,是有破损,这是怎么回事?”

一众修士却是很快发现了奇怪的地方。

曹振望着眼前的天地之道上,出现的破损,忽然开口。

“你一直都在算计我,或者算计这一方宇宙的修士。这盛世图录,是你提供的吧。

其实,我也早应该想到了,盛世图录,是这一方宇宙的盛世,而你是这一方宇宙的执掌者,这盛世其实应该是属于你的。

我不知道,你为何那么早便将这盛世图录给了我,或许是发现了我的特殊之处。

我想,我若是意外死去,这盛世图录会落入,你第二看好的修士手中,或许是太师,或许是项子御手中。

只要有这盛世图录,便是属于你的子民,便在你的掌控之中。”

曹振说话间,缓缓抬起手掌,四周的一股股原本要灭杀这一方世界,这一方宇宙的混沌却是急速向着他举起的手掌涌起。

“你既然造出了盛世图录,那么,在你的眼中,我们都是你的子民,你的想法也没有错。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又要毁掉一切?

或者你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而创造的,毁掉这一切,在你看来也是理所应当。

但是,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修士,每一个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都有自己的思想,我们有自己的信念,有自己的坚守……

我们并不是任由你摆布的没有感情的存在,我们是生命!

你现在,是不是很奇怪,为何这些本应该灭杀我们的我无量杀劫,为何会停止攻击我们,甚至为我所用。

因为,他们也是有生命的,他们也是属于这一方宇宙的。

他们也是这一方宇宙的一份子,他们对这一方世界也是有感情的。之前,他们由你驱使,是因为,你在他们之上,他们无法抵抗你甚至是寰宇的力量。

但是,现在,有了我。你想要灭杀这一方宇宙,摧毁这里的一切。

而我则是要守护这一方世界,这一方宇宙,他们自然会帮我,而不是帮你!

死!”

曹振最后一个字音落下,原来想要灭杀整个宇宙的一片混沌却是向着天地之道涌去。

下一刻,天地之道,被这无尽混沌所有淹没。

西方修仙界。

秘眼圣者,忽然间感觉这一方世界猛然间翻转了一下,似乎这一方宇宙的一切规则都在瞬间消失,他甚至有一种,他们整个宇宙在这一刻似乎都要爆开的错觉。

可也只是短短的瞬间,随之,他们这一方宇宙再次恢复,仿佛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圣王!”

他抬头,远远的望着人族大千世界的方向,眼中充满了无尽的感慨。

“那百峰仙君,终于成为了百峰圣者,不,应该说是百峰圣王!不对……他成为圣王……”

秘眼圣者忽然反应过来,便要潜入下方的世界之中,可是不等他有所动作,下一刻,他所在的这一方世界之中,无尽的力量汇聚,骤然将他包裹。

只是一瞬间功夫,他已是化为一片齑粉。

随着天地之道被灭,原本要摧毁这一方宇宙的力量也尽数为曹振所用,无量杀劫自然也消失不见。

曹振灭杀了这一方宇宙的天地之道,但是他却没有改变这一方宇宙的规则。

他早已融入了这一方宇宙,他选择继续维持这一方宇宙的规则。

不同的是,他已经取代之前的天地之道,成为这一方宇宙的掌控者。

不知不觉间,距离无量杀劫结束,已是万年时间。

万年的时间,对于修仙界来说,倒是也不算短暂了。

虽然说,当初因为无量杀劫,因为各种劫难,这一方宇宙的一个个种族被灭。

可是随着时间的发展,这一方宇宙又诞生了一个个生命,一个个新的种族。

而人族,更是这一方宇宙最强的一族。

只是,曹振并未过多的去干预人族的发展,他只是维持着,当初太师指定下来的规则。

他更没有强行让人族统一,人族的凡人世界仍旧分为无数的王朝,这些王朝互相之间也会有争斗。

甚至,之前天地之道的一些规则他都没有去改变,就像是那乾坤逆转小纪元时期。

这等时期,是无法避免的。

镇仙皇朝。

虽然如今的人族有无数皇朝,这万年间,很多皇朝,朝代不断更迭。

但是镇仙皇朝却是一直屹立不倒,从未变过统治者。

百峰教,更是整个宇宙之中的第一大教。

只是,曹振不再担任镇仙皇朝的国师,如今的镇仙皇朝没有太师,只有国师,而现任国师则是他的儿子,曹中华。

“众仙争武大会。”

“我们镇仙皇朝这是要举行第二次众仙争武大会了。”

“是因为乾坤逆转小纪元时期要到来了。”

“你们可知道,第一届众仙争武大会都诞生了谁?可以说,我们人族如今所有的强者,几乎都是那一届众仙争武大会中诞生的。”

“你们听说了吗?这一界的众仙争武大会,不是国师主持的,主持者乃是我们人族的族长!”

“我还听说了,族长说了,这一次众仙争武大会的第一,将会成为镇仙皇朝的护国国师。”

“国师啊!第一届众仙争武大会的国师,可是族长!”

一位位修士,向着镇仙皇朝的京城飞去。

而在京城之中,曹振则是望着远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也不知道为何,在乾坤逆转小纪元来临之际,忽然心有所动,想要再次举行一次众仙争武大会,同时要亲自主持。

如今的京城之中,已有许多修士汇聚。

接仙坊内,一个个修士或是切磋或是交谈,其中有一个穿着一身军装之人显得格外的特别。

不少修士看到他之后,更是纷纷好奇的看了过去。

“军人?”

“军人也有修仙者?”

“不是来自大教的修仙者?”

“军中的修仙者真是少见,不知道道友如何称呼?”

军人闻声,轻轻突出两个字来:“镇仙。”

“镇仙?”

众人闻声神色变的无比的怪异。

“竟然敢叫镇仙两字!”

“或许不是镇仙皇朝的镇仙,是另外两个字,比如镇先?”

这个军人没有再理会众人,目光向着远处看去。

远处,一个剑眉星目,相貌英俊的修士站在比武台上,高声叫道:“我说过,你们没有必要挑战我。我可是天下间唯一的主角,这一次众仙争武大会便是为我举行的,我注定要通过这一次大会,名扬天下,成为镇仙皇朝的国师。

然后,加入百峰教!”

推荐阅读:

亡灵牧师进化论 奶爸的灵气复苏时代 异能女王帅炸天 开局摊上老六系统,结果我想摆烂 无敌萌宝爹地追妻火葬场 升温 史上最强剑神 舞仙玲珑大人 我在人间有个书铺 陈玄 重生特烦恼抽烟的小丑鱼 盛唐小女官 天灾末世:绑定绿茶系统后躺赢了 万界最强系统之召唤群雄 纸规 女帝陛下,请自重 宰执北宋 重生之残疾世子丑颜妃 重生之风流仕途 王者荣耀之完美世界 极恶男子 追仙策 网游之枪神 妖欲 我的动漫聊天群 火影之培养系统 满天都是小星星 龙魂绘妖师 九州之神 闪婚成宠:误嫁千亿老公 我有那么一个火 灵武封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